朱孝天因身為F4成員紅遍全亞洲,但近年來他極力掙脫偶像光環,出食譜、練太拳極及摔跤練到出國比賽拿金牌、開攝影展、就連推出的新歌加精選輯《Getting Real》都搬出圈內十年交情以上的友情關係一同完成,從頭到尾全程參與,超出世俗對「偶像」定義的能耐。
 他接受專訪時坦言:「大概一輩子都撕不掉偶像標籤。」回顧演藝路,儘管身為F4令他名利雙收,他卻對記者開啟心房:「當F4有陣子很有罪惡感!」以下是他受訪實錄:

 Q:分享一下你對《Getting Real》這張專輯的製作理念,你覺得已「資深」到能出精選輯嗎?你如何為專輯做出命名?
 A:這是我在SONYBMG的最後一張專輯,出精選輯常是唱片公司在歌手合約裡最後一張常做的模式,我從頭到尾全程參與,而且將我過去在F4合輯中獨唱曲目、偶像劇電影原聲帶中唱過的歌全都收進來,再加上自己去收、前製的新歌集合起來。會取《Getting Real》這個名字,要表達「真實方向」、沒有花俏、展現出我真實的一面,你看,我連照片都沒修片。

 Q:你找了黃大煒、詹仁雄、范曉萱等人幫你寫歌,跟這些「各有堅持」的人合作激出什麼火花? 
A:黃大煒是音樂鬼才,你覺得他好像走得很偏鋒,他卻又有本事做成拉回正道,他寫《Rain》時歌詞是全英文的,那時台北碰上大旱,他寫了這首歌等待下雨,及一種等待愛情的感覺。在收上張專輯的歌時,覺得Tone不是那麼合,沒用,但他的英文詞很有味道,加上我要顧及日本及東南亞市場,這次就收進來,跟他合作是件愉快的事。詹仁雄我們認識很久了,從還在福隆時就認識,知道他會寫詞所以就跟他邀歌;范曉萱的作品就很Jazz,她一給我帶子就已接近成品,連合聲就自己搭好了,她價格高但是划得來,只是詞以女性為出發點,我唱感覺娘了點,有稍為修改了一下。

 Q:F4是偶像團體,但你近年包括外型、事業路線的改變,出食譜、練太極拳,現在還自認是偶像嗎?
 A:我早就放棄偶像包袱,這樣可以做很多事,充實我的生活再回饋給我的粉絲,我賣的不是臉,是種Life Style,有時我覺得當藝人是種修行。 

Q:你清楚自己是個「商品」,但抛開偶像的形象後怎麼去經營,你的粉絲群的輪廓有什麼特色?
 A:我知道我這樣的轉變流失很多fans,但其實我一開始以「偶像」這形式與粉絲接觸就不是正確的管道,其實外界對我的評價很兩極,但我就是堅持「收工了就是自己」、「在台上給大家一切」,不讓fans接觸我的私生活,我也不會給他們有太多遐想,當然有人會抱怨,我會說:「你們可以去找其他F3」。

 Q:相較於人氣偶像的光環,你更想選擇做自己、連帶教育你的fans? 
A:其實當F4有陣子讓我很有罪惡感,我舉例,我不贊同教壞小孩讓他們有錯誤的價值觀,但那是個團體,你不能擋人家財路,當時只能妥協。我做事會為fans想,有時為fans覺得辛酸,有一次在印度開演唱會,票價很高,有位孕婦原本存了一筆錢是要準備做為生產費的,卻又很想買票,不知怎麼選擇,這件事讓我很難過。我覺得很想導引大家,當時覺得這現象感覺像某種宗教狂熱,我自認是某教派教主。 

Q:甩掉偶像光環會連帶影響名利,你怎麼看待「利」這件事?
 A:錢當然重要,但到了某種程度後就是個數字,事業是為了對歌迷有交待、對自己有交待,我開心看到這些年我歌迷的成長,你說我出食譜、我有個fans就是因為看了我的食譜化解了婚姻危機,她老公原本不回家吃飯,感情越來越淡,她看食譜發現做菜可以很簡單,就下廚做飯,後來不但老公會回家吃飯,還一起作菜,感情就這樣回温。 

Q:唱片市場不景氣,你怎麼看待你的歌唱事業?
 A:現在的消費者很挑剔、有觀點,賣唱片不能再仰賴實體形態的唱片,我會持續創作並以數位發行方式透過平台發表,集到了五首歌就做EP,壓低實體成本,回饋給fans。 

   

朱孝天和林熙蕾的戀情早已是台灣演藝圈「公開的秘密」,卻為尊重另一伴,他對這話題建起防護高牆,因為這是他視為對女友「最浪漫的行為」;即便感情生活穩定,他卻不急著結婚,反而跳到「教養下一代」這個議題,他想領養小孩,要師法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和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ulie)般龐大的領養規模?他笑說:「ok啊!」 

朱孝天從小父母離異,很早就獨立在外打拼,對他而言有自己的家很重要,但婚姻卻不是必要條件,他表情認真、語調慎重地說:「婚姻是很虛無的東西,那就是一張紙,人不應該被紙給約束,那是社會成形的規則,但那真的保證什麼?但我會願意給婚姻一次機會。」對於感情,他珍惜卻不勉強,「我身上有四個刺青,如果女生可以接受那就好,不行的話那就不要在一起,我相信有很多選擇。」

 自認是浪漫的人嗎?他肯定地點點頭,要他舉個實例時,他說:「這些年下來,我緋聞不少,但從不回應,這是我認為身為男生要有的風度,一路下來不論這些是真是假,我都承受,是有點辛酸啦,但大家都愛打口水戰,我不回應的話,到我這就打住。」如果有一天,現在的另一半願意公開戀情你就公開?他說:「是啊。」 他對愛情很有「態度」,對小孩也很有想法,「以前曾想過要生,現在也想生,未來就不知道了,世界末日都要到了,我自己在外頭打滾過,外頭的環境多複雜啊,現在小孩很難教。」

對於未來自己生育當爸態度保留,卻對當個現成的老爹──「領養」興緻勃勃,「世界上有更多的小孩需要幫助,我想要領養,不過這是我自己的想法,沒跟別人(另一半)討論過。現在地球上人類太多了,許多作為是在危害地球,人類就像是地球的癌細胞,跟其他疾病很不同的是,癌症是要跟你一起死的,遲早地球會受到反噬。」 

 

朱孝天從出道時挺拔帥氣外型,到一度身材有如吹氣球般發「腫」,引發不少議論。他對記者說:「我其實是生病,拍《楚留香傳奇》時我父親去世,當時喝酒把身體喝壞了,現在好多了、差不多快好了。其實我也可以去美國一個月啊(意指整型),現在連六塊肌都能做出來了,但沒那個必要,真的是生病。」他還伸出雙臂秀給記者看精實度,證明一點都不胖。

他不只一次因為身形、感情問題與媒體間關係緊張,此次受訪他的態度很誠懇,同時剖析先前與媒體間的互動:「離開之前的公司後好很多,上一個公司以『精品店』方式在做,但為何藝人一定要當LV、Armani,為何不能是Gap?那時大家看不到我的誠意,現在看的到,我覺得媒體那時不是很了解,但其實大家都是為了生活在工作,會發生事情不是單一方面的責任。媒體要梗、藝人配合,就都是這樣,我覺得雖然孤臣無力,但自己一定要努力,儘量往一個正道上去帶,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外界好奇他與曾有革命情感的F4成員關係究竟如何?他定義:「微妙的關係!真的沒法說是很好的朋友,沒工作可以半年不見,但一工作默契又好的不得了,別人老炒我們不合,但根本沒有,每個人專長不同、定位不同,怎麼會發生衝突?但彼此私生活沒有交集,互相不知道對方在做什麼。」他與其他F3做出市場區隔,可愛比不過周渝民、跳舞拼不過吳建豪,「我的錢一定是F4裡頭最少的,但我用我的生活態度與fans交流。」 未來他計劃投身慈善公益,計劃籌建基金會,「一直想做慈善事業,在三十五歲前我要騎摩托車橫跨中國募善款,再來投身教育事業,我一直覺得有良好的教育才能根本助人脫貧,接著再做有關動物方面的事,我現在三十歲,還有五年的時間可以努力。」 

專訪撰文/Webb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bbercheng 的頭像
webbercheng

鏡頭前後

webber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