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柔怡自認是難搞的經紀人,但難搞及要求完美,只為不讓自己及藝人後悔.jpg

閻柔怡,台灣資深經紀人,入行二十多年來為張小燕、黃子佼、庾澄慶、林志玲..等橫跨唱片、綜藝、電影、戲劇等不同領域的大牌藝人掌舵演藝經紀事業。不論是林志玲在荒山僻野拍電影、光鮮亮麗出席各大電影頒獎典禮,哈林在舞台上熱力開唱,或蘇打綠high翻台北小巨蛋逗樂全場上萬粉絲,總可見她一身顯眼招牌紅衣身影,冷靜掌握現場一切,安定軍心。

 天蠍座的閻柔怡愛恨分明,從不諱言自己是難搞的經紀人,但她對藝人工作層層要求、嚴苛把關,造就出一顆又一顆耀眼巨星。她成功將林志玲從「第一名模」打造成專業演員,憑藉的不只是在辦公室中運籌惟握,更伴隨林志玲在沙漠中親歷飛沙侵襲、在甘肅零下低温中忍受酷寒,培養出共同的「革命情感」,贏得藝人高度信任。

 從宣傳到專業經紀人,閻柔怡的演藝圈之路走了二十餘年,近日她在台北接受專訪對談,分享出道二十年來,從小助理到大牌經紀人的奮鬥歷程,如何慧眼識璞玉、贏得紅牌藝人的信任,及透露林志玲真性情的一面。下一階段,她的事業新角色是電影監製,她將串起娛樂事業產業鏈,與新一代兩岸三地優秀電影人創作出「有看頭」的吸睛作品。

 毛遂自薦 踏入演藝江湖

 閻柔怡進入台灣演藝圈工作的第一步,取決於自身個性的積極性。畢業後她同時在台灣的遠流出版社工作、一邊在餐廳打工,1980年代是台灣國語唱片市場風起雲湧、朝氣蓬勃的年代,音樂類型多元、創作者嚐試、挑戰、衝撞各種樂風的可能性,唱片業對於她而言是極度迷人的行業,「能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做一件走在流行音樂前端的事,很迷人。」

 請問在怎樣一個機緣下進入娛樂圈?

 閻柔怡:我從小就愛聽各種音樂,最早接觸這行是唱片公司,一開始其實是毛遂自薦進倪重華(台灣知名音樂人、娛樂創意人)的「真言社」。當時我剛畢業,兼兩份工,有一天我隨手一翻電話簿工商廣告黃頁,看到公司行號是真言社,心想:「是一個sign嗎?」便主動打電話問有沒有缺人?心中預期是沒缺,正要掛掉電話時,話筒另一端傳來:「我很喜歡主動有勇氣的人,你有沒有作品寄給我們看?」接電話的是當時的主管瑪格莉特。剛好我在學校時喜歡塗塗寫寫,便把校刊作品寄去,獲得青睞,就這樣進入真言社。

妳在真言社期間獲得怎樣的經驗?

閻柔怡:倪桑(倪重華)是人脈很廣的老闆,加上當時公司小,我可以接觸到不同的工作面向,在真言社沒有所謂工作職務劃分,你的能力到哪,就讓你嚐試。倪桑很會判斷人的能力到那裡,那時他給我獨挑《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電影宣傳重責,我因此認識很多精彩的人,當時簡報案子的是詹宏志,我也因此片接觸導演楊德昌、認識張震及現在也是導演的陳以文等。當時的我「初生之犢不畏虎」,才十九歲,還不了解楊導的影響力,但一點也沒害怕,只想著不要辜負倪桑。

 參與《牯》片及楊德昌導演給你的啟發?

閻柔怡:楊德昌導演是對細節極要求的導演,處處要求完美,他拍完《獨立時代》後,我們的關係比較像朋友,這段期間讓我了解到電影工業中,每個位置的專業,不是短期間就可累積到位,我們像朋友般合作,看到他事事要求完美的個性,在他身上學到,做每件事都要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極致,才不會讓自己臉紅和後悔,楊導從來不苟且也不放過自己。 

從唱片圈到電影業,有沒有銜接上的問題?

閻柔怡:其實娛樂圈是環環相扣,我覺得我在做的是「娛樂相關」的工作,像《牯嶺街》的原聲帶也很有記憶點。在我心中沒刻意劃分電影唱片、戲劇..等,沒分領域及界線,我是做相關行業的工作,在心中是同一塊的事。

你曾在台灣「娛樂教母」張小燕旗下做事,獲得怎樣的經驗?

閻柔怡:心裡要分清楚,什麼時候小燕姊是老闆,什麼時候她是你帶的藝人。我覺得老闆和藝人兩個身分是很不同的。小燕姊是鼓勵多於要求的老闆,幸運的是一路以來我遇到很多很好的老闆,給我很大空間,能激發出我的潛力,比如說,那時的「小燕家族」都信任我,其實也是在我任內才有「小燕家族」這個稱號,那時應是最團結、最興盛的時候。我對很多工作的要求及檢查,來自對工作品質的要求,而非我是「小燕姊的人」有多了不起,讓大家認識「我是閻柔怡」,讓人家知道,是「閻柔怡」對這工作有要求,不單單因為我是張小燕旗下的經紀人。

小燕姊對妳的影響?

閻柔怡:我以前個性強烈、愛恨分明,對很多事較不妥協,在小燕姊身上發現圓融與溝通的藝術,畢竟這是個團隊,不管你要帶藝人或手下員工,你必須適時具備圓融,懂得妥協及溝通技巧。這圈子很多人用小聰明做事,但她是有大智慧的長輩。

 左起,閻柔怡與蘇打綠電吉他手家凱有宛如母子般情誼.jpg

為保護喜愛的音樂人 成為台灣第一代經紀人 

 從宣傳工作到成為台灣第一代專業經紀人,閻柔怡從一開始把這行業當工作,漸漸體認不只是「工作」而是「事業」、是她的人生,「我覺得我夠愛這個行業,比如說我常會在藝人身上,或做的事得到我的熱情、快樂及成就,這股力量支撐著我往前走,我也在這行業認識很多精彩的人物及朋友,這些朋友是陪伴我繼續前行的力量。」這個行業消耗的太多太快,氣勢旺時她時刻叮囑自己理性冷靜,低潮時選擇一個人整理思緒,「我會關起門來將心情沉澱去看清楚一些事,你才會知道最後要過瀘的雜質是哪些。」

為何會選擇經紀工作,工作中那部份最耗費心神?

閻柔怡:當年台灣還沒有所謂經紀制度,只流行「宣傳」職務,當時經紀制度在日本比較成熟完善。我在「友善的狗」唱片公司當到宣傳主管,但那時一直覺得只是宣傳主管一定不夠,娛樂圈一定會走到下個階段,那時我就覺得經紀人的制度和時代即將來臨,只有做經紀才能全面性確保藝人的工作品質及表現成果。雖然我之前大多和音樂創作人合作,但我會很想知道經紀制度的運作,當時單純想,我要是學會這套經紀制度,可以用來保護我喜愛的音樂人及創作人。

你心中何謂真正專業的經紀人?

閻柔怡:專業經紀人的格局及態度決定了藝人的高低,看一個藝人應全面看他格局及發展,而不是我今天排了幾個通告,賺了多少錢,有時經營一個藝人看的其實是五年、十年的發展,來取捨一些事情,不是看那三、五天通告多寡,或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快,在媒體上隨便發言製造藝人一時爆紅的假象。現在很多幕後人走向幕前,但我覺得幕後人應有幕後人的風骨,當然我知道知名度會帶來好的周邊效益,可是我覺得,如果要製造幕前發熱的明星,幕後的人應保持冷情緒.唯有幕後的人冷情緒的處理、態度宏觀,才能製造出幕前發光發熱的大明星,所以很多時候我選擇沉澱及冷靜。

妳怎麼處理工作上的低潮情緒及紊亂思緒?

閻柔怡:我會選擇關在家裡,最久曾關過十四天沒出門,我會選擇一直看DVD看電影、一直聽音樂及閱讀,選擇所有靜態的事情,可是我另一個腦子卻沒停過,我覺得很多事情是觸類旁通的,有些東西你看著看著會帶動另一條思維及判斷。

右起,林志玲在沙漠拍刺陵,閻柔怡全程相伴.JPG

將林志玲從伸展台拉至大銀幕 同甘苦造就革命情感

你成功將林志玲從「第一名模」拉進電影世界,可否分享她從名模到演員的蛻變過程?

閻柔怡:我真正參與電影製作部分比較晚,也因如此更要比別人加倍努力,迎頭趕上。林志玲演出《赤壁》是我首度全程參與電影製作過程,從籌備期起,志玲接受各種課程訓練,到拍攝、宣傳,整整一年我們全心投入,也培養和藝人的革命情感。拍攝時,我曾和劇組十七、八歲的年輕人助理一起排隊打飯,很多人都認為我瘋了,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熬完這階段,才能明白整個攝製過程,當然這段期間也和志玲培養出如家人般情感,認識很多兩岸三地優秀電影人。

林志玲接拍《赤壁》之前,對「演員」這工作是陌生的,但當時我就覺得她很有「大明星」潛質,台灣早期有「雙秦雙林」──林青霞、林鳳嬌、秦漢、秦祥林這些大明星,但近期已很久沒真正的「大明星」,但志玲擁有這股潛質。她拍《赤壁》時其實很不安,對自己在電影方面自信還不夠,每拍完一個鏡頭,吳宇森導演說ok,她總會看看我,問我行不行?其實吳宇森導演很討厭拍片時有人站在他背後看監視器,我那時甘冒大不諱站在那看,確定是否真的ok,再與她討論。當時因為拍攝地處偏遠,我們沒戲時就一起看大量DVD,討論演技方法及劇情,培養出革命情感,直到現在,她拍每部片時我一定都親自到現場盯。

林志玲的形象完美,你與她長期貼身相處,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孩子,你對她的人生建議?

閻柔怡:我要求她「做自己」。她是個自律甚嚴的人,就像大家看到她呈現出來的完美形象,但做為一個演員,要將情感表現出來,所以我希望她想哭就哭,想笑大聲笑,將最真實的自己引導出來,雖然她覺得隨意丟出自己的情緒很「不禮貌」,但我還是希望她能儘量宣洩自己的情緒。

她其實是位很貼心的女生,在甘肅拍《決戰剎馬鎮》時剛好我過生日,荒郊野地物資不足,她特地請人訂了個大奶油蛋糕、請全組演員一起為我過生日,這很不容易。天冷,當時我發高燒在片場吊點滴,距離關機剩沒幾天時,換她在片場過生日,許願時她竟哭著說:「柔怡怎會為了我的工作病成這樣!」為我祈願早日康復。之後她忙著宣傳《刺陵》,我回台住院,有一天她半夜回到台灣,隔天早上八點半就買著我最愛吃的魯肉飯到醫院陪我,那幾天她一有空就到醫院,有帶妝、也有素顏,你真的會為她的真心感動。

做為資深經紀人,你挑選合作對象的眼光及標準?怎樣的人會吸引你的注意?

閻柔怡:我會試圖找尋藝人身上的無限可能性,我舉立威廉的例子,當時他剛到台灣,一個黑黑瘦瘦,看起來不起眼的男模,甚至連國語都說不好,但他很上相,有王子的潛質,而且有件事很奇妙,當他穿圓領衫時感覺很平民、路人,但只要一穿上襯衫,他貴族氣質就出來了,所以他出道前八個月,只要一出席公開場合我一定要求他穿襯衫。他拍《天國的嫁衣》時貴公子氣質出來了,感覺像「金城武+蔣友柏」,戲才拍一半就有成衣品牌開出台幣四百萬元請他代言,這數字對新人來說很不錯,但我不接,為的就是後面隨之而來的精品代言,我們等到了。

掌舵紅牌藝人經紀事業 永遠想得更多更快

如何與像林志玲、黃子佼、庾澄慶,這些已是紅牌藝人相處?

閻柔怡:已具有高知名度的藝人,他們的不安全感很深,想讓他們將信任交出來,必須想得比他們更多、更快,搶在他們之前,提出他們可能的懷疑與不安,而不是被動被他們問,重要是彼此「有商有量」。我沒把他們當藝人,當一個階段的人生夥伴,我關心及在意的不只是藝人的工作層面,還包括家庭等全方位考量,贏得藝人的信任,彼此最後關係不像經紀人與藝人,反而像家人和朋友。

如何看待近來台灣演藝圈的「快速爆紅」現象?你是難搞的經紀人嗎?

閻柔怡:對!我是很難搞,那是對工作的要求及堅持,我也對為博媒體版面去打口水戰、炒新聞的手法很不屑,演藝圈比的是馬拉松的持久力而不是短線的爆發力。我的個性是典型天蠍座,我認為經營藝人,錢不是賺得快,而是要能賺得久。我希望藝人越來越好同時,也會要求我自己同步成長,我從不諱言有資訊焦慮症,而且隨著現今資訊快速流動,這症狀越發嚴重,以前我曾清晨四點就去派報中心搶先看當日報紙刊載了那些娛樂新聞,即便現在,我早上六點就會起床看電視晨間新聞讀報時間,或上網掌握當天娛樂大事。

左起,閻柔怡與蘇打綠主唱青峰互動有如無代溝的母子.jpg

近一年來,「蘇打綠」在你手上呈現出不同的風貌,怎麼看待這團年青人?

閻柔怡:過去一年我執掌蘇打綠經紀工作,我發現他們成長很多,也更具天團的接班架式,我看待這個團的格局很不一樣,從來沒把他們當獨立樂團在做,六名團員,我有六種不同的相處方式,他們現在的創作更成熟,心理狀態更穩定,已脫離當初獨立樂團及青澀時期的狀態,目前正是他們最重要的蛻變階段,我十分看好他們未來無可限量的前途。

串起娛樂事業產業鏈 挑戰電影監製新角色 

 

聽說你有意籌組電影製作公司,將觸角延伸至電影攝製端?

閻柔怡電影這行業太迷人了,加上我是很難搞的經紀人,標準很嚴苛,當我接一個劇本同時,我會關心到導演、攝影、美術是誰,甚至同劇演員表現如何,劇本修改過程中,如果可以,我都會適時參與意見,後來我覺得既然涉獵這麼多,為何不直接參與電影製作?上一代華語電影黃金美好時期我來不及參與,現在如果可以跟新一代電影人合作出不一樣的作品,還能讓藝人有更優秀劇本演出,那會很不錯。

  目前有籌備的案子及對象?

閻柔怡:現在積極合作對象是陳正道導演,算起來,我們已認識兩年多,新一代導演中我非常看好他天馬行空、說故事的能力及對電影的企圖心,還有對市場的熱情。目前手上已有《世界上最後一場雨》及《幸福額度》兩個項目,連續兩年在上海電影節都獲得很大的迴響,目前正積極籌備,希望明年我們能一起完成這兩個案子。

 

原文刊載於 北京新浪網總站及台北,香港,北美各站  http://ent.sina.com.cn/s/h/2010-08-11/00433047228.shtml

 

創作者介紹

鏡頭前後

webber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avismart30
  • 不錯,看了就推,這是美德!
  • acejohn1230a
  • 好棒的專訪
    深入淺出
    閱讀起來好享受:)
  • 謝謝大常捧場,呵!

    webbercheng 於 2010/10/18 23:52 回覆

  • 訪客
  • 好吸引人的一篇專訪!!!!!!!!!!!!!!!!!
  • 謝謝支持!

    webbercheng 於 2010/11/20 01: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