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婷前天作頭七,以前在華納威秀做MARKETING的時候,下班後總跟同事去in house小坐一下,喝兩杯,聊聊天,對她們那群小朋友也有所接觸.

事情發生後,他們難過 悲働 傷心 流淚,白白跟Candy是被指責的當然對象.

其實,最堅強也最令我佩服的,是應采靈及徐明
事發後,應采靈痛失愛女,卻得面對媒體採訪,拍照.
正當各報的資深前輩們在搶作獨家,想將新聞超前時,我開始思考.......
如果換做是我,我能邊哀傷的處理女兒的後事,整理她的遺物,還跟記者聊,讓記者拍照?
或許他們曾都是藝人,知道媒體就是這麼回事,
也或許他們跟老記者都有交情,自然會吐露一二,
也或許老記者們都太會講話,口才太好,能突破他們的心房,接受採訪.
結果論,資深前輩都有其過人之處,跑新聞也都有一套,
但不知有多少人是發自真心關心徐家,
又有多少人是為了完成長官交待的任務.

Yes,This is reporter!
創作者介紹

鏡頭前後

webber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